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观察所 >

炮兵射击观察所(图)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观察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是炮团三营部指挥排侦察班的侦察兵,具体讲是计算手。指挥排平时组织的一切训练,都是为开设炮兵观察所服务的。

  炮营营部设指挥排,辖有线班、总机班、无线班和侦察班,分别负责观察所内有线通信和观察所与炮阵地之间的有线通信、无线通信,侦察班负责观测目标、计算射击诸元等。

  接到作战命令后,营长组织开进,展开战斗队形。到达指定前沿观察所位置后,侦察班班长带领大家构筑掩体,架设主观观察器材,开设侧方观察所并在那里也构筑掩体架设器材。主观察所与侧方观察所之间还要架设有线通信线路。记得当年我们同年入伍的战友刘新良、王武妮背炮队镜(一种光学观察器材),是主观器材手。赵金奎、田凤维是侧观器材手,背方向盘(一种光学观察器材)和线拐子。赵吉申是计算兵,背作业图板。我是计算手,背计算作业包。当侦察兵时,团司令部侦察股长于志忠教唱了一首《炮兵侦察兵之歌》,记的歌词好像是这样的:你背炮队镜,我背方向盘。外号千里眼,真名侦察员。深入到敌后,战斗在最前线。搜寻敌目标,观测爆炸点。定在图板上,计算好诸元。弹药装填好,报告指挥员。预备一声放,胜利凯歌还!

  侦察班主、侧观察所开设完毕,主观察所要在自己后方50米左右距离位置上架设标杆,同时观测侧观察所与标杆的方位夹角,侧观察所观测主观察所与标杆间方位夹角,由此得到主侧观察所与标杆所成三角形的两角一边,用三角函数解算主、侧观察所间距离。然后,主侧观察所同时观测一固定明显标志物(已知坐标点),如烟筒、水塔、独立树、三角架等。求得主、侧观察所与标志物三角形的两角,并根据已测得的主、侧观察所间距(即这两角的共用边),算出主观察所与此标志物的距离。再在地图上找到标志物(即已知坐标点),用方位距离法反推主、侧观察所具体图上位置(即具体坐标点)。

  炮兵观察所的位置一般距目标1.5公里至3公里左右,在步兵战斗队形之后几百到千米左右的距离上,具体要根据地形以及天气确定。射击时,首先是由炮阵地的一门基准炮做试射。所以打起仗来,试射炮弹离你而去是好事,要是奔你的观察阵地来了,你可就悠着点吧。

  炮兵射击时,最害怕的就是炮阵地第一次传来 “发射了”的时候,因为不知道炮弹发射到何处。此时,炮弹正在向前方飞来,如果整个炮营的哪个环节出现了一点问题,比如观测失误,计算失误,诸元传达失误,高低方向标尺刻度装错乃至于装填手装填药包的力量不准等等,都会有可能使自己算出来的炮弹打到自己脑袋上。

  炮兵实弹射击是诸专业兵种的协同训练,参与的人多,涉及面广,射击地形复杂,很难做到不出任何事故,炮弹打到了自己阵地上的事十几年间真发生过几起。因计算上的错误导致炮弹打到了自己阵地上的事没发生过,因为连里计算出射击诸元得报营里审查,营里计算出射击诸元得报团里审查,计算结果与上级的预案对不上,是不会让你进行实弹射击的。大部分事故是因为炮手操作失误造成的,失误的类型主要有两种,一是装错标尺,二是装错高低、方向。标尺一般错十个,高低、方向一般错百个,错的都是大分划。

  在炮兵靶场,我经历过两次炮弹发射失误险些炸伤人命事件。一次是在团炮兵实弹射击试射时,基准炮试射的一发炮弹因瞄准手少装10多个标尺,炮弹在团观察所前方300来米的地方爆炸了。当时指挥实弹射击试射的是崔宗泽副团长,他是解放战争时期入伍的老同志,有十分丰富的实战经验,当他听到炮弹飞行的声音不对时,马上命令射击停止!所有观察所的人立即卧倒隐蔽!命令刚下,炮弹就落地了,爆炸使观察所前面形成一团烟尘和火光,震得大地颤抖,耳朵里面充斥的是炮弹爆炸的轰鸣声,观察所剧烈地摇晃了两下,炮弹爆炸的气浪夹着烟尘飞向了观察所。但由于隐蔽及时,团观和4个营观100多人无一伤亡。

  另一次是在我团的炮火全面打响后。各种炮弹在夜空划过,弹道划着抛物线伸向“敌军”的各个目标,然后落地爆炸,爆出一朵朵或红或蓝或红蓝相间的火光,大炮越打越密集,轰击的目标由原来的一两个点汇成了银河一般的带状爆点,构成一幅壮丽无比的战争画卷。 突然,一发炮弹开“小差儿”离开了主要射击方向,在空中发出嘶嘶的响声,呼啸着朝靶场边界飞了过去,不好!炮弹飞去的地方正是我营放警戒的地方,营长一见大喝一声:射击停止!赶快告诉放警戒的隐蔽!无线兵赶忙呼叫放警戒人员隐蔽!一愣神的工夫,炮弹飞快落地爆炸了!放警戒的电台顿时没了声音,大家的心立即紧张了起来,担心那发炮弹把放警戒的电台给端了?无线兵反复呼叫了好长时间才沟通上,得知炮弹炸伤了一名战士的屁股。原来放警戒的无线兵一看射击正式开始了,认为没啥事了,就在电台周围挖“沙参”、拔“甘草”、逮“蚂蚱”、捉“松鼠”玩。突然发现炮弹飞行方向不对时,急忙到工事隐蔽,因挖的工事壕沟太浅,隐蔽时只能顾脑袋不顾屁股,头扎到了沟里,屁股暴露到外头。那名被炸伤了战士是我同年入伍的藁城籍增村公社的战友,万幸的是没伤到筋骨。

  由于文革时期对军队的干扰破坏,部队军事素质普遍下降,特别是干部组织军事训练的能力下降,70年代实弹训练中的事故比较多,80年代后期事故少了很多,90年代更好,在实弹训练中很少有事故发生。

本文链接:http://belladogga.com/guanchasuo/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