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观察所 >

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部队创建始末(图)

归档日期:12-03       文本归类:观察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早在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创建人民军队时,起义部队里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山炮和迫击炮,并在贺龙同志的指挥下参加过战斗,为南昌起义作出了重要贡献。然而那时候的炮兵力量还非常有限,没有正式编制。

  1928年4、5月间,朱德、陈毅同志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来到井冈山,与同志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随后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第4军(不久改称工农红军第4军),这时才建立了第一个正式的迫击炮连。

  这年8月下旬,湘赣两省军阀乘红军主力欲归未归之际,对井冈山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军事“会剿”,其突破口就选在井冈山的黄洋界。当时,不在山上。但他临下山前便估计到敌人会乘井冈山兵力空虚之机发动进攻,于是特意指示红军留守部队坚守井冈山。留守部队便与前来“会剿”的敌人展开了战斗。战斗中,我红军第31团1营官兵将南昌起义时用过的1门迫击炮和仅有的3发炮弹抬上山打击进攻之敌。在营长陈毅安的指挥下,第一发炮弹装填、发射,结果没有打响;接着发射第二发,仍然是“哑炮”。炮手心急火燎,陈毅安急中生智,一声令下:“不打登山的敌人,把最后一发炮弹瞄准敌人山下指挥部!”只听“轰”的一声,炮弹不仅响了,而且正中敌人指挥部。瞬间,黄洋界上欢呼声、号角声、锣鼓声连成一片……

  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势吓坏了,误以为主力红军杀上山来,于是连滚带爬收兵下山。

  黄洋界保卫战打得非常漂亮。关键时刻,我军仅有的一门迫击炮和一发炮弹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次战斗我方军民无一伤亡,却杀伤了不少敌人,缴获了大批物资,保卫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20多天后,率领红4军主力部队回到井冈山。他听了陈毅安的汇报后,十分高兴,当夜便填词一首:西江月·井冈山

  炮兵在历次事关我军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屡建功勋,受到党中央的极大关注和重视。因此,当1938年1月抗日烽火正浓之际,经和主席批准,我军历史上的第一个正规炮兵团——“八路军炮兵团”宣告成立。2月份,该炮兵团便奉命开赴洛川,实施整训。当炮兵团的同志们途经延安时,主席亲切接见了炮兵团的领导同志,并勉励他们:炮兵团要为今后炮兵部队的建设培养骨干;应该建设更多的炮兵团,以适应革命的需要。

  1939年1月,在炮兵团诞生一周年的时候,一直关注着炮兵团建设和发展的主席高兴地为炮兵团题词,并勉励全体官兵“要造成抗日战争中的有力兵团,达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之目的,为民族争光荣,为八路军争模范!”

  深受鼓舞的炮兵战士在这年10月中旬黄土岭战斗中,一鸣惊人,打出了一炮击毙日军陆军中将阿部规秀的辉煌战绩。

  当时侵华日军两万余人对我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行冬季大“扫荡”。11月3日拂晓,我八路军晋察冀军区部队急行军进至雁宿崖峡谷两侧设伏,诱敌进入峡谷后,突然切断其退路,封锁峡谷口,从东、西两面夹击,经激烈拼杀,500余名日军被歼。

  阿部规秀,1939年6月侵华,同年10月晋升为陆军中将。遭此惨败后,他恼羞成怒,不待集结于附近的日军出动配合,亲自率1500余名日军疯狂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报复性“扫荡”。11月6日晚,在我游击支队的引诱下,阿部规秀的人马进入黄土岭一线时许,日军完全进入了我军预设的伏击圈。

  黄土岭东有一个名叫教场的小村庄。在八路军的重拳打击下,阿部规秀慌忙组织兵力抢占孤石山及教场南面山脚一线团团长陈正湘在望远镜里发现:在南山根东西向山梁的一个山包上有一群身穿黄呢大衣、腰挎战刀的日军指挥官,正举着望远镜观察战况;在距山包100米左右的一个独立小院内,也有挎着战刀的日军指挥官进进出出。陈正湘判断:独立小院可能是日军的临时指挥部,南面小山包可能是敌人的临时观察所。他当机立断,请求炮兵连增援。炮兵连作好准备后,4发迫击炮弹呼啸着飞向日军的观察所和指挥所。随着爆炸声起,两个所里顿时硝烟弥漫。阿部规秀当场被炸成重伤,3小时后毙命。

  主席闻讯后,非常高兴,专门从延安给司令员发来了贺电,并要求对有功部队和人员予以嘉奖。随后,晋察冀军区通令嘉奖了第1军分区炮兵连,聂司令员还专程来到该炮兵连看望大家,以示鼓励。

  主席在1949年元旦献辞中指出:“自从人民解放军形成了超过的炮兵和工兵以后,的防御体系,连同他们的飞机和坦克就显得渺小了。”为此,在建国前夕,他曾由衷地为东北军区朱瑞炮兵学校(原延安炮兵学校)写下题词:“人民的炮兵万岁!”

  新中国人民炮兵创建之时正是朝鲜大战在即。刚成立不久的人民炮兵部队便以我军主要的火力突击力量,担负起了神圣使命。1950年11月1日志愿军炮兵出国第一仗——云山之战打响。

  夜幕中,步兵和炮兵的汽车、火炮组成一个逶迤长阵,向云山方向快速行进。突然,远处传来马达声,4架美军B-15“野马”轰炸机盘旋而至,胡乱扔下炸弹,又朝东南方向飞去。

  就在我对云山之敌进行合围之时,云山的敌情发生变化。由于李承晚军第1师遭我坚决抵抗,前进受阻,有“美国在太平洋的拳头”称号的美骑兵第1师受命向云山、龙山洞地区推进,替换李承晚军第1师。狭路相逢勇者胜。

  11月1日清晨,云山笼罩在浓重的雾气中。10时,晨雾渐散,眼前的一切清晰起来。志愿军某炮兵师师长举起望远镜向敌人阵地望去,只见阵地上敌人来回走动,没有一丝发现被我军包围的迹象。

  16时40分,我炮兵开始炮火准备。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炮弹疾风暴雨般倾泻在敌人阵地上。剧烈的爆炸声震荡着山谷。顿时,敌军阵地上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美军第一次尝到了志愿军炮弹的厉害。“好呀,好呀,我们的炮弹在敌人堆里开了花了。”前沿步兵从电话里传来兴奋的喊声。

  骄横的美军挨了一顿打之后,并不甘心,稍作喘息,马上组织反击。敌人的炮火虽然猛烈,但却不知我炮兵的阵地方位,只是一阵乱射。接着,敌人步兵在坦克的带领下开始向前冲击。由于敌人全是机械化装备,很快就冲到我某炮团1营阵地前沿。我步兵几次冲锋,都没能阻住敌人。紧急关头,我炮兵某营果断地集中所有火炮对着冲上来的敌人猛轰。顿时,山摇地动,浓烟滚滚。“冲啊!”我步兵乘胜发起冲击,喊杀声在山谷间震荡。敌人丢下成片的尸体和一辆辆汽车、坦克,争相逃命。

  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我步兵灵活地从敌军间隙直插云山,一直冲到美军第3营指挥所,突然间吹响了冲锋号,打得美军措手不及。激战至次日凌晨2时,我军攻占了云山。

  据统计,在抗美援朝作战中,我军炮兵共毙伤敌军15万余人,毁伤敌火炮570余门,坦克、汽车1600余辆,击落敌机2300余架、击伤7500余架……在分析1952年战局时说:“今年秋季作战,我取得如此胜利,除由于官兵勇敢,工事坚固,指挥得当,供应不缺外,炮火的猛烈和射击的准确实为致胜的要素。”这句话无疑是对炮兵地位和作用的高度评价。

  (来源:中国国防报;刘炳峰)搜狗(搜索:“炮兵部队”,共找到14,916个相关网页.

本文链接:http://belladogga.com/guanchasuo/1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