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观察死角 >

新民观察:安全预警机制如何不留死角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观察死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城市规模越大,安全隐患就越大,越具有安全脆弱性。外滩拥挤踩踏事件后,我们尤需反思—

  新民晚报·新民网本周,“12·31”外滩拥挤踩踏事件公布了调查结果,事发当晚预警不力,应对措施不当是主要原因。市政府联合调查组成员、复旦大学城市公共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藤五晓教授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特大型城市经常会出现摩肩接踵、人潮汹涌的场面,其中就蕴含着巨大的危机,城市规模越大,安全隐患就越大,越具有安全脆弱性。对此,藤五晓教授建议上海应构建更为完善的大客流安全预警机制,面对大人群、大人流,安全预警不能留下死角。同时,在市民、学生中普及安全常识,也是今后上海作为特大城市构建全方位安全预警机制的重要一环。

  今年,上海有多个引人注目的公共设施即将开放,如迪士尼乐园、浦东最大规模的奥特莱斯等;与之相配套,申城几个大型的地铁枢纽中心辐射范畴更广,人流也将更为密集;作为时尚文化中心,上海各类大型演唱会、旅游活动亦将层出不穷。藤五晓指出,我们城市管理者要清醒认识到,上述活动区域,均存在发生拥挤踩踏事件的可能性。因为,踩踏事件的发生,主要原因是由于四面八方的人群向一个狭小的空间内聚集,从而导致这个空间的承载量超过极限。

  “上海对于大客流的管控,是有经验的,但必须出台更完整的安全预案”,藤五晓介绍说,比如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海就有预防大人流的预案,每天都发布入园人数,呼吁参观者错峰入园。可是,相比世博园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上海很多区域属于相对开放的场所,如外滩、地铁枢纽等,人流可随意进出,对人流控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此,藤五晓认为,大客流安全预警机制的一个首要原则,无论是封闭还是开放的场所,管理者都要在第一时间掌握人流的数量,如果发现超过极限,必须对人流采取限制措施。他介绍,其实世界各地都有人群聚集的迎新活动,最著名的包括伦敦大笨钟迎新和纽约时代广场迎新,人群也非常集中,但当地警方都会在主要路口设置路障,一旦人流超过限制,路障会临时关闭,以保证安全。

  “人群集中的区域内必须划出安全眼,这如同围棋里留下的‘活眼’,特别是在楼梯、桥梁、隧道、建筑出入口等由宽阔地收窄的区域,应是踩踏事故重点防范之处。”这是藤五晓提出的第二个大客流安全原则。

  2010年,德国杜伊斯堡市举行“爱的大游行”电子音乐狂欢节时发生踩踏事件。事发时,大量观众赶往活动现场,而另一批观众则折返回家,人群在音乐节活动现场附近的地下通道里发生拥堵,造成恐慌性踩踏事件。藤五晓说,德国的这次踩踏事故与外滩踩踏事件有个共同点,即在一个相对狭窄的空间里,两股人流异向流动,来自不同方向的人流相互冲突、相互阻塞,导致拥挤、冲突和混乱。如果事先在此类踩踏事故隐患区域设一个“安全眼”,或辟出一个隔离带,或由专人负责调控,就可以有效地疏导人群,避免事故的发生。

  藤五晓表示,安全预警机制重中之重在于长远,市民的安全意识如何有时比临时的管控措施更有效,因此,预警机制更重要环节在于安全教育,这方面,国内对中小学的安全教育与发达国家还有一定差距。现在,我们的中小学有安全课程,也有逃生演习,但课程内容缺乏整体性,比如,学生知道了防火灾、防地震,却未必了解其它的安全常识,“此次事件中,伤亡者中不少是学生和年轻人。有个安全原则,如果人群变得特别密集,拥挤不堪,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变越小,那么就得意识到自己正处于危机中,要加强防范。可惜,很多学生、市民不了解这些知识。”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的小范同学新年之夜曾经身处外滩,她坦言:总是社会上发生什么重大事故,学校才会强调一下安全,都很片面。比如地震了,讲一下逃生知识;发生火灾了,讲一下防火安全,没有一个安全的整体概念。她说:“其实,同学们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安全训练。如果认识到人多了就有危险,我们也许会早早离开。”

  遇到大客流时应避让,坐飞机时要系安全带,漂流时要穿上救生衣—这些都是普通的安全常识,却往往被市民和年轻大学生忽视。藤五晓指出,尽管早在1996年,国家就将每年3月最后一周的星期一,定为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但实际情况,中小学生的安全教育远远不够,到了大学,更缺乏统一的安全教育课程,延续下去,大学生走出校园变成市民,大多安全意识淡薄。尽管出门的时候,家长、同学都会说一声“小心点、注意安全”,但到紧急关头,很多人甚至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当下,如果问我们最大的安全死角在哪里,其实就是教育”,藤五晓说,我国至今没有一套系统的、科学的、从小学到大学的安全教育课程体系,学校平常有交通、消防等方面的安全教育,但多半是零散的。而侧重书本知识,忽视技能培养亦是安全教育效果不尽如人意的原因。反观日本,安全教育不仅成体系,而且分门别类,非常专业,地震防范就不多说了,以交通安全为例,一旦学生年龄超过13岁,就会请来交警上课,“13岁之前不能骑单车上路”、“上车要系安全带”,类似的交通安全条例从此就印在孩子脑中,终生不忘,也不会违反相关条例。相比日本,我国的安全教育师资专业性有待加强,课程形式及内容也有待深化。

  记者了解到,从本月起,沪上各大中小学校园里都开展了“安全总动员”。上海政法学院成立了一支社区防减灾公益救援队,大学生经过专业学习和培训后,成为一个个“社区安全员”,不仅对校内师生和周边社区居民宣传安全救援知识,还能掌握搜救、止血包扎、人工复苏、支撑固定、高空救援、紧急通讯等基本功。藤五晓对此非常赞赏,“在欧美,一些基本的安全知识和技能是公民基本掌握的内容,但我们非常欠缺,希望在基础教育中解决这一问题。”

  市教委本周发布消息,为了提高市民尤其是青少年学生的安全防范和救护技能,本市将在东方绿舟建立国内首个公共安全实训场馆,计划于2017年向公众开放。这个公共安全实训馆将通过模拟体验、多媒体实训、基本技能、综合演练等4个模块13个分馆,分区、分类、分级开展公共安全项目的实训和演练。其中,基本技能实训模块主要包括地震灾害、气象灾害、轨道交通安全、道路交通安全、消防安全、日常生活安全、防空安全、紧急救护、人流疏散等基本实训内容,保证市民、学生最大限度掌握识险、避险、逃生和自救的基本要领,形成类似于条件反射式的肌肉记忆。

  藤五晓最后表示,大客流安全机制仅是整个特大城市安全预警机制中的一个部分,“城市安全涉及方方面面,诸如天气、交通、防火、反恐等等,眼下,对学生的安全教育不应仅限于疏散一个方面,而是总体的安全观及各个领域的安全预警知识及技能。”本报记者 张炯强

  “不该发生,完全可以避免的事件”,这是上海市领导谈到外滩拥挤踩踏事件的定性之语。不该发生的发生了,可以避免的没避免,为什么?调查结果,归结为三条:“预防准备不足,现场管理不力,应对处置不当”。三条之中,核心是第一条。

  城市安全,重在预防。“预则立,不预则废”的老话,完全适用于此。只有把安全预警机制做到位、做到万无一失,才能从根本上避免悲剧再次发生。这次事件,暴露出对无组织的人流密集活动存在管理空白,因此,本市已经在研究出台“大型群众活动安全管理办法”。一句话,无组织活动也要有预案。

  从城市管理的角度,做到预警不留死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加强安全教育、提升公民的安全意识和公共素质同样重要。即使在平时,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在地铁枢纽、球场、游乐场等场所遇到超大人流,如何做到安全有序,既关乎每一个人,也考验每一个人。城市安全人人有责,真的是一句实实在在的话。(江砚)

本文链接:http://belladogga.com/guanchasijiao/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