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观察器材 >

观察者网-中国关怀 全球视野

归档日期:07-03       文本归类:观察器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特朗普想跟你打,你就跟他打,这不是跟着特朗普走吗?不是把领导权交给了“不确定”的特朗普吗?主席早就说过: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就是你有你的一套,我有我的一套,所以现在我们对不确定性最好的预防措施就是拿出自己的定力来,“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全文]

  打完巴掌之后派个小糖果,这也就是美国的做派了。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这小小的薄荷糖充其量就是淡淡的粉饰,并不足以真的补偿美国一意孤行造成的损害,对理性的行为体来说,更不足以让其支持美方过于看重自我利益的错误政策。[全文]

  对所有民众而言,需要重拾为中华振兴而奋斗的精神,不必因美国压制就“逢美必反”,也不必因经济下行压力就放弃希望。事实上,美国仍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在“体”层面打破对美国体制、经验与形象的迷信,在“用”的层面更多参考美国的优点。[全文]

  特朗普发言带来的余波仍将持续,日美之间已经在涉及军事安全的问题上出现裂缝,日本表面维持了日美军事同盟牢不可破的表现,但是貌合神离已经露出端倪。[全文]

  党的基本性质是扁平组织,基本任务是组织动员居民,把“群众”组织为“人民”,维护人民权利。我国有9000万党员,几乎每10个成年人里有1个,但都市居民区却没有支部。我国不断派员去新加坡学习社区管理,让那里的官员们十分吃惊,因为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效法的就是中共早年的社区管理。[全文]

  目前中国的“一带一路”框架分成十大板块,东南亚板块、南亚板块、中亚板块等,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没有,就是北美洲。如果“一带一路”做成了,美国就被排斥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之外,这不是我们排斥美国,是美国自己排斥自己。[全文]

  丹·斯坦伯克印度、中国和美国研究所国际商务研究室主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和新加坡欧洲中心访问学者

  被迫离开白宫前,班农让自己提名的候选人薛瑞福被任命为五角大楼亚洲事务主管。薛瑞福一直被当成“中国的批评者和台湾的朋友”,2008年他和阿米蒂奇创建2049项目研究所,至今努力推动以更严厉外交方式对抗中国,增加亚洲地区军售,尤其是对台军售。这一立场曾导致特朗普给蔡英文打了那通有争议的电话。[全文]

  G20就像是个党委,下面两个支部,一支部G7是个老支部,支部书记是美国,现在有了个二支部,就是金砖国家,二支部书记是我们中国。美国在国际关系上一贯很霸道,不喜欢别人抢了他的风头,在这一点上,特朗普变本加厉。[全文]

  要谈知识产权,首先要明确什么是知识。美国一些人将知识视为生财之道,视为一门生意,将创造财富视为知识创新的主要驱动力。当弗里德曼他们将中国的体制视为“保护主义”的时候,中国媒体应该督促和帮助他们反思,他们是否在用“保护主义”来对待知识?[全文]

  大阪的黑社会此时表现得与警方非常的配合。为了不给警察添麻烦,住在大阪附近的黑社会人员已经不用“上班”(上街惹事生非),甚至黑社会经营的酒吧、娱乐场所也有相当一部分歇业。黑道歇业后,警察可以放心去会场附近抓住人就问“干什么来了?”[全文]

  与其说是谈判,不如说是双方探索存在的可能性。并且接着上次讨论重新开始谈判。就公平与不公平的界限,美国和中国可能看法不一,我们就需要讨论政策并试图就界限达成一致。这将需要双方都拿出勇气,放弃极端立场,继续开始谈判。[全文]

  蔡英文要杀鸡儆猴,我是“标杆”,把我干掉后,其他媒体人就会想“幸好我没站出来”。可是,如果要真正反“”,怎么可以对“”软弱?怎么可以说“我们暂时跟他们合作一下,等以后怎样”?在台湾跟蔡合作,但到大陆又讲支持“一国两制”,这种双面人在台湾很多。[全文]

  彭文生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

  2008-2009年经常项目顺差对GDP比例近10%,扩大内需空间很大,但目前这一比例很小。在出口受打压下,仅靠扩大内需稳增长,很快会造成经常项目逆差。因此不能完全靠财政扩张。汇率调整作为加征关税的结果,不应阻拦,要增加汇率形成机制的灵活性,让市场发挥作用。[全文]

  国家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争论一直是对发展和战略的政治经济研究中的主要争论。国家主义强调国家在推动发展中起关键作用;与之相反,自由主义则强调市场在推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作用。[全文]

  史籍典册,中医文献,甚至礼仪经典中,都留有对家犬的种种记载。古人用狗来看家护院、守卫边疆、驱邪避魔、祭祀神灵,又用狗肉、狗皮毛、狗骨乃至狗屎等治疗疾病、抵御严寒、补充营养等,有时狗甚至还被用于外交和政治场合。[全文]

  中美双方都面临一次供应链重组、供应链全球化,这是促进全球经济繁荣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条件。如果我们要打破元器件领域本来已经形成的全球化供应链,重新再建一个不依赖于美国,或者美国建一个不依赖于中国的全球供应链,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全文]

  如果实际汇率保持基本不变,那么加征关税造成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会被相应的美元升值抵消掉。而且“经济-市场-政治”的反馈机制在美国会比在中国发挥得更加直接,表现得也更加明显。随着2020年总统大选的临近,特朗普政府目前的对华强硬政策将很难坚持到底。[全文]

  在某些极端场景下,所谓恐美,其实是试图通过夸大美国的实力,来论证并兜售中国应该放弃自身发展道路,投入美国模式,并以此交换美国的认可和支持的所谓政策主张。这显然是危险且有害的,如同某种毒素。[全文]

  哈佛大学图书馆购买了主要的中文数据库,比国内许多高校的电子资源还要齐全,老一辈的汉学专家,如孔飞力教授也非常重视中国同行的研究。然而时至今日,年轻博士生们对中国学界的认识,依旧停留在孔飞力教授时代的水平,这无论如何是难以理解的。[全文]

  2017年,一篇题为《制造业已然死路,兼探讨神州未来崛起之路》的文章轰动网络,该文作者以自己叔叔的制造厂为例,描述了国内的低端制造在数据时代走向溃败的惨状。如果制造商能够转变经营思维,在管理上突破传统机械思维模式,充分利用大数据技术,结局很可能大不相同。[全文]

  美国长期对中国进行武器禁运和军事技术的封锁,中国不得不发展自己的国防工业,独立自主完成武器装备系统的配套发展。美国在亚太乃至全球建有军事同盟体系,并通过发展防务伙伴形成联盟的外围结构,这种亚太安全架构有针对中国崛起的明显意图。[全文]

  宗教在近代史上承担着为民族国家形成与殖民扩张背书的任务。如果儒学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类似于基督教在西方历史上的地位,那么廖平运用儒学典籍中的名词与概念来构想全球秩序,其意义就在于彰显了儒学在这一时代变局下仍有话语权与解释权。[全文]

  在功夫电影序列中,李连杰和成龙代表了两种极致,他们至今未被超越,后辈也基本丧失了超越的机会。吴京不行、甄子丹不行,赵文卓、吴越、张晋,甚至李连杰和成龙自己也不行。[全文]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英国殖民政府和许多政府一样,也把法律当作一种常用工具,来巩固其对香港的控制,而控制权掌握在少数特权阶层手里。直到回归之前两年,也就是1995年,香港立法局才终于进行了议员选举,那是港英时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立法局全面选举。民主自由果然名不虚传。[全文]

  美国不但对中国进行贸易和科技封锁,无端指责操纵汇率,而且已经在资本市场限制中国企业。香港市场无法满足中国企业的境外融资需求。衰落的大英帝国,虽然坐拥世界第一大金融市场,但面临脱欧压力,也迫切需要跟世界第二大国联合,以维持其国际金融霸权。[全文]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发展道路的精髓就是走市场经济道路,提倡竞争。当然,中国有自己的国情,国有企业占比相对较高,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国有企业从事基础设施投资是有必要的。不过现在开始确立“竞争中性”的基本政策,让国有、外资和民营企业在平等环境下公平竞争。[全文]

  我过去35年以外交官身份关注中美关系发展,因为与特朗普及美国政府当局存在分歧,一年前从美国务院辞职。中国加入WTO后,经济得到长足发展,从WTO角度来看,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和速度独一无二;但在我看来,中国经济与全球标准还是分离的。[全文]

  本次长荣空乘罢工,最核心最具争议性的是带有“禁搭便车”条款、要求涨日支费的第一条,未免给人以“为了钱而罢工”之感——事实也确实如此。为了钱而罢工这种理由有些不上台面,何况长荣航空的空乘年收入并不低,这使得罢工在道义上站不住脚。[全文]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与大量行政审批事项、执法任务和服务工作的下沉,基层政府的工作任务显现为只增不减的变量。财政供养人员的“只减不增”,与基层政府工作量的“只增不减”,构成了基层治理中一对突出的矛盾。[全文]

  这些当事人在回忆文章中,强烈谴责和批判了孙元良在关键时刻无视命令、抛弃袍泽、坑害友军的行径,他的黄埔同学曾赠言:成功虽无把握,逃跑却有决心!随着包括当时往来电报在内的一系列原始档案近年来的逐步解密公开,问题开始逐渐清晰起来。[全文]

  我们的病人需要更多的社会关照,但是很不幸,目前残疾程度非常严重的植物人仍然不被归入到残疾人的行列,他们不能够享受到残疾人的一系列的社会保障以及福利。[全文]

  爱国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被认为是一种非常体面而高贵的情感,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把爱国主义变成了以邻为壑、为了自己民族、国家的利益不惜牺牲他国、他民族的利益,这就变成了“民族主义”,民族主义是一种自私的爱国主义。[全文]

  我们要做的应该是降低美国大公司对美国政策制定的影响力,而不是改变中国。半数美国民众在过去40年里收入没有实质增加,这并非中国的错误。事实非常清楚,美国是不可能在一个由大公司主导政策制定、以大公司股价为重而不是美国人民利益为重的制度下实现繁荣的。[全文]

  家乐福因为管理与执行的问题,也或者是中国市场变动太快跟不上,应对新业态极为被动,表现疲软,各种操作都成了业界笑话。中国零售市场竞争很残酷,即使积极准备全力参与都不一定能活下来。家乐福这种表现,会是被最先淘汰的一批。[全文]

本文链接:http://belladogga.com/guanchaqicai/109.html